遞四方香港末端 > 商業 > 手機配件戰事:在混局中廝殺
手機配件戰事:在混局中廝殺

撰文 | 楊博丞
題圖 | IC Photo

“iPhone不標配充電器了。”陳宇打下這幾個字發到了他的微信羣裏。

從2020年起,新iPhone均不標配充電器和有線耳機,出現在iPhone 12系列手機包裝盒中的手機配件只剩數據線。這是數據線第一次單槍匹馬地作戰。

蘋果閹割配件的同時,國內手機廠商也迅速緊跟這一趨勢,雖然宣稱不標配充電器,但在發佈會上,國產廠商依然習慣於將充電器和數據線一同附贈給消費者。

自從新款iPhone 12系列不標配充電器和有線耳機開始,陳宇的店裏這些配件的銷售量卻不斷提升,由最早的單日出貨2100餘個升至4300餘個,銷量翻了2倍。

“出貨佔比最多的還是數據線,充電器排第二,第三和第四是貼膜和手機殼。”陳宇告訴遞四方香港末端(ID:ilove遞四方香港末端),他做這門生意已經二十幾年了,回想最初只靠賣萬能充和散裝電池,現在的品類已經比二十年前翻了一番。

從萬能充到移動充電寶,從可更換電池到不可更換電池,時代在不斷進步,技術也在不斷成熟,只是陪伴在手機身邊的手機配件們,一直沒有停歇。

這是一個經歷了二十年變革的傳統行業,這其中,撈金者無數,而真正能夠在此行業中倖存下來的撈金者卻不多。

撈金者

2000年初,中國移動通訊市場的大門剛剛打開,手機做為奢侈品僅存於一小部分人手中,在當時,手機還只是簡單的通訊工具,僅僅用來接打電話和發送短信。

董海洋和陳宇年齡相仿,不過他並不像陳宇一樣是通過賣手機配件發家的,董海洋最早的店鋪在西直門通訊一條街,做倒賣水貨手機的生意,而陳宇則在距離西直門10公里以外的中關村。“基本那時都是賣手機捎帶着賣配件,還沒説像今天這樣形成整個產業。”

在當時,手機配件於手機而言,是其再小不過的周邊產品了,並且種類也僅有萬能充、電池、手機套,就連貼膜也沒有特定的尺寸,只有一卷貼膜紙,而後根據不同屏幕大小尺寸進行裁剪。

彼時,手機業的老大哥諾基亞發展得如日中天,摩托羅拉、索愛、天語等品牌緊隨其後,蘋果、華為、小米、OV還未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對於手機配件行業來説,初期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品類少,但優點卻是成本低,利潤高,售價10元的萬能充,其成本也僅有1-2元,而一些散裝電池(可拆卸無品牌的非原裝電池),由於是非正品,利潤往往在20元以上。

馬曉告訴我們,當時最暢銷的產品是飛毛腿電池和萬能充,其它的產品賣得並不多,品類也比現在更為單一,品牌化的配件更是少之又少。“06年銷量最多的是電池和萬能充,手機殼的銷量也開始往上走,但沒有前兩者多,像手機殼以及掛鏈這些是女性經常買,男性還是以電池為主。”

2005年,趙琪就在木樨園方仕通廣場租下了店鋪,主要經營諾基亞貼膜、手機殼、電池和萬能充。作為早期的手機配件撈金者,他甚至不會想到在5年後,一個名叫iPhone的手機能夠將諾基亞“一夜”壓垮。

“那時手機配件基本是深圳和東莞地區的電子廠做出來的,山寨的產品要比現在多。”趙琪説,在當時能夠拿到最優的進貨渠道,能夠將進貨成本談到最低,基本都能賺錢,更多的貨流通到批發市場以及各種手機市場中。

一個行業,一款產品,有下游就必然要有強大的上游支撐。楊元十多年前在的電子廠還在生產可拆卸手機電池以及萬能充,而在現在,他所在的電子廠歷經轉型迭代,已成為能夠生產移動電源、數據線、充電器、耳機等產品的多產業生產商。

楊元告訴我們,隨着每個時代的需求不同,生產的產品也大不相同,對於這些生產手機配件的生產商來説,必須要緊跟行業變化,也更要緊跟手機廠商的新趨勢。

“沒人會知道十年之後蘋果帶火了藍牙耳機,這在諾基亞時代幾乎沒人使用,當然也不會知道手機電池從可拆卸變成了不可拆卸。”楊元打趣道。

這些藏匿於深圳大大小小的電子廠多數因為手機的更新迭代而自我革命,有倒閉也有興起。

品牌化

正是在這幾年,手機配件市場一躍而起,由於該產業產品小而美、復購週期短、利潤空間大、投資門檻低等特點,大量從事手機銷售的人員開始開闢第二塊“掘金地”。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企業名稱或經營範圍含“手機配件”,且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數量近49萬家。其中,近7成相關企業成立於5年之內。

從地區分佈來看,廣東省的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最多,有近14萬家,佔比29%。其次是陝西省,有近5萬家相關企業,佔比10%。另外,山東省也有近3萬家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排第三位。

值得一提的是,近五年來,手機配件相關企業數量持續上漲,年增速維持在15%以上。其中,2019年新增近13萬相關企業,為歷史最高。

“因為這行門檻很低,利潤又高,大家都想進來撈金。”楊元説,僅僅他所知道的電子廠或者專門生產手機配件的廠商在深圳就有幾百家,這其中還包括專門生產鋼化貼膜、手機殼的廠家。

“鋼化膜和手機殼的生產成本和週期要比數據線和充電器那些更低也更快。”阿明所在的工廠只生產鋼化貼膜和手機殼,年收入在百萬以上。他告訴我們,一張鋼化貼膜的成本基本在幾毛錢,如果批量採購,一張貼膜的成本在1元左右。

阿明説,他們工廠每天基本能生產出貼膜2-3萬張,以12小時計算,每分鐘就要有41張貼膜下產線。對於他們來説,這也是一個壓力較強的工作。

“整個鋼化貼膜需要經過好幾部才能是一張合格的貼膜,其中要切割、打磨、貼膠、鋼化、包裝,經過這些步驟之後,這些膜才到用户手中。”阿明説,其實現在市場中所銷售的貼膜大同小異,因為生產的工藝流程是一致的,只是每家採用的玻璃材質不同,因此帶來的硬度體驗也不盡相同。

“貼膜價格不同質量也不同,像20元就要比10元的好,10元的就要比裸片好(裸片:沒有包裝,只有一張貼膜)。當然,像現在最暢銷的是藍猩猩貼膜,手感好質量耐用。”

馬曉説,從最初iPhone 4時代的PET軟質塑料貼膜變成鋼化貼膜只用了2-3年時間,從iPhone 4S之後鋼化膜開始大肆流行,沒人在去貼廉價的塑料膜了,直到近些年曲面屏的問世,塑料膜以另一種身份——水凝膜的姿態再次迴歸。

同時,市場上也開始出現了以大猩猩、億色、摩米士為首的品牌膜和手機殼,這是正規軍與非正規軍的第一次交集。

“這些正規品牌的產品最早是在京東、天貓這些電商賣,而後才開始鋪到線下店進行銷售。”陳宇回憶道,電商賣品牌鋼化膜的時間並不長,只是那時自己甚至也沒有聽説過這些牌子。“這些產品賣得都不便宜,均價基本在20-30元不等。”

對於這些新晉品牌,陳宇感慨道,幾乎一夜間,所有人都扎入了這個行業,不給大家留有一絲喘息。的確,正規軍的從無到有僅僅用了五年時間,也正是品牌化的趨勢,帶來了手機配件行業高端化的進程。

縱觀這些配件,它們有的雖然成本很低,但卻盤活了眾多附加產業,如保護膜行業、模切行業、印刷行業、包裝行業、電商行業、物流行業等。

這些從業者們在享受着貼膜帶來的商業化進程,越來越多不為人知的小工廠開始向品牌化高端化所邁進。以至於現在的貼膜種類總能讓人眼花繚亂,高透、磨砂、防窺、鏡面、防爆、彩貼等名詞不斷映入眼簾,同時也印在了各種貼膜品牌的包裝盒上。

對於品牌化的正規軍出現,馬曉覺得,整個行業也應當有幾個引領者,否則這個行業也會止步不前,甚至停滯,同時利潤率也會大不如前。“如果沒有像摩米士和億色這些品牌,市場上可能也只能是裸片的競爭了,最後大家越來越沒有利潤。”

董海洋告訴我們,現在僅貼膜就佔據了他一半店鋪的牆,各種貼膜琳琅滿目。“以前愛給客户推薦裸片,因為裸片掙得多,但現在只給客户推薦品牌貼膜,裸片已經掙不到什麼錢了。”

對於手機貼膜和手機殼來説,人們的需求已不再是保護手機那麼簡單,更多的是追求美觀和個性,因此更多定製化需求也在不斷迭代。比如在手機貼膜和手機殼中加入國潮、IP等元素,以此更加符合年輕人的定位需求。

畢竟,大眾的審美觀需求在不斷髮生變化,大家不再認為“隨便買個價格便宜的配件能用就行”,而是認為“如果好看,質量好,寧願多花點錢也願意”。

“手機配件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以貼膜和機殼為主的美化類配件,另一種是以數據線、充電器、充電寶為主的電源類配件,另外還有音源類配件,比如藍牙耳機這些。”深圳一家手機配件生產商負責人段明瑞告訴我們,近幾年隨着國產手機的市佔率不斷提升,更多的配件廠商更加傾向於國產手機配件的配套生產。“當然,蘋果仍是第一主力。”

洗牌

據ZDC於2011年發佈的手機配件購買調研報告顯示,手機和手機配件都購買過的人羣佔比為36.9%,購買配件的原因主要為新添配件和原來的配件損壞,分別佔比49.1%和43.4%。

而據遞四方香港末端瞭解,當前人們主要的購買需求依然是新購機和配件損壞,並且出現了購買配件種類分化的現象——男性用户更加傾向於創新性、實用性配件的購買,如外置鏡頭、遊戲手柄、攝像雲台等,而女性則更加傾向手機美觀性,即手機殼、掛繩等,但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購買充電寶的次數是大體相當的,這是任何人都無法繞開的結。

據中國三大運營商曾披露的數字顯示,以手機美容、個性定製為代表的手機周邊市場規模已超過2000億元。而這其中,手機數據線和充電器市場規模及需求量,要比手機貼膜和手機殼更為火爆。

“因為電源類的配件是剛需,誰都要用,不像貼膜或殼你可以不買。”段明瑞坦言道,在他的網店或實體店中,復購數據線、充電器、充電寶的客户佔據了70%左右,這説明,超過三分之二的羣體對於電源類配件是剛需。

歷經二十年的變化,手機體積越來越小,而電池也從可拆卸變成了不可拆卸,帶來的直接問題則是,手機沒電後無法及時換電,因此只能依靠不斷充電以維持手機正常使用。

對於董海洋來説,手機的變革也是他生意上變革的機會。“我當初覺得不能換電池太麻煩了,但現在也習慣了使用充電寶,可以説,充電寶也給我帶來了賺錢的機會。”

據小米官方統計,在其充電寶剛剛發佈的幾年裏,銷量一直問鼎冠軍,並且在眾多電商平台中,充電寶的銷量一直名列前茅。

“最早的手機配件是隻有品勝、飛毛腿,品勝主要是數據線充電器,飛毛腿是電池,兩者佔比還是很大的。”據董海洋回憶,最初的電源類配件中還沒有充電寶的身影,賣得最好的產品也不過是電池和萬能充,而在iPhone 4之後,可拆卸電池也開始逐漸退出歷史舞台,而它的繼任者則是現在人手一個的充電寶。

陳宇説,易耗的電源類配件銷售佔比和充電寶幾乎相當,因為蘋果原裝數據線材質問題,經常導致使用一段時間後線材開裂最終無法使用,所以人們會經常購買數據線,但當他第一次聽説品牌數據線和充電器時,就覺得這種配件不會賣得太好,但現實卻往往超乎人們的想象。

最早進入數據線和充電器市場的是品勝,其在營銷策略上採取了現在小米所秉承的低價戰略,用比仿品過硬的品質和仿品一樣的價格開始攻城略地,搶佔市場,直到2011年後,億色和綠聯相繼成立,此時,他們瞄準了同一個賽道。

根據品勝官方提供的數據,2007年旗下的數碼相機電池、充電器市場佔有率已經達至70%。然而,在2016年品勝上半年報告裏,其營業收入、歸屬掛牌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均出現了30%左右的下跌。品勝對此的解釋是行業競爭及假貨影響。

而億色和綠聯屬於後來者居上。二者優勢主要在於擁有蘋果的MFI認證,這一項認證在整個配件產業中至關重要,它是蘋果公司對授權配件廠商生產的外置配件的一種標識使用許可。

在陳宇看來,品勝曾是品牌手機配件的代名詞,但它現在似乎有些“疲憊”,曾經的風光已被綠聯、倍思和安克迎頭趕上。除此之外,與其相爭的摩米士也在新品牌的衝擊下失去了些許光芒,畢竟其主營業務依然是手機殼。

突破

可以説,手機配件在存活了二十年後依然在不斷前行,只是這條賽道內的廝殺更為激烈,已經從最早的兩三家頭部演變成為了六家的拼殺,甚至從藍海變為了紅海。

而當手機配件行業經歷了1.0(品牌化)、2.0(通過營銷佔有市場)後,現在來到了3.0(不斷創新研發)。在3.0時代,手機配件拼的卻是本質上的區別,即在硬件上的整體創新、研發、生態,而非簡單的代工與加工生產。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近3年,手機配件相關企業專利申請數量逐年攀升。2018年,專利申請數為1.1萬件,2019年超過1.4萬件,2020年則超過1.6萬件。

其中,倍思專利數為230件,億色為91件,摩米士為58件,綠聯為495件,品勝為384件,安克為490件(以上數據統計截至7月1日)。

通過數據我們發現,綠聯專利數最多,同時其品類也較多,擁有充電器、移動電源(充電寶)、汽車電子用品、電腦周邊等;安克為第二,品類與綠聯相當;品勝為第三,專利主要集中於充電器、數據線、耳機。

通過以上數據可以看出,手機配件也在不斷注重研發,從過去的只注重銷量到如今的銷量和研發同樣注重。

如今,在這條賽道中,有許多人在不斷變化玩法,不斷轉戰戰場。手機配件的銷售渠道也由過去的手機店、批發商城轉變為京東、淘寶、拼多多等電商,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可以説,從線下到線上再到線下,他們似乎也經歷了從實體到電商帶給他們的客源與營收。

“這個行業發生的變化要比手機行業發生的變化更大,如果你不是親歷者,你不會發現一個小小的手機配件能造就這個產業。”馬曉感慨道,最初他店裏賣的配件基本以諾基亞為主,而在十年後的今天,他店鋪中最多的配件品牌則是蘋果、華為、小米和OV。

段明瑞、楊元和阿明依然奮戰在生產一線,他們堅信手機配件行業會有更大的未來。陳宇、董海洋、馬曉、趙琪在他們的店中不斷擴充品類,除了手機殼、充電器這些配件之外,他們也賣起了遊戲配件,用他們的話説,現在要靠多品類獲取利潤。

二十年間,手機配件行業從無到有,並經歷了從野蠻生長到品牌化的週期變革。或許,我們能夠通過手機配件的發展歷程真實地還原整個中國手機的發展歷程,作為周邊產品和下游產品,它或許並不起眼,但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説,它卻很重要。

未來,他們該如何在這場廝殺中突圍,去尋找下一個突破口?

注:陳宇、董海洋、馬曉、段明瑞、阿明、楊元、趙琪均為化名。

Copyright © 遞四方香港末端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遞四方香港末端】2361-237號